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zn666010的博客

用眼睛发现美,用相机记录美,用心灵欣赏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永远不要随意揣度别人的人生  

2018-02-20 15:06:12|  分类: 转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一次,和朋友走在热闹的大街上,人群熙攘,络绎不绝,耳边是吵嚷的音乐。

我们挽手嬉笑,讨论着时下的流行服饰、明星轶事。

一位上了年纪的女人就这样闯入了我的视野。她看上去四十来岁,面容憔悴,身材臃肿,不入流的服饰撑作一团,头发肆意扎着,眼神茫然,对着过往行人不断送出手里的传单。

她发了一张又一张,人们拼命摆手,像嫌弃怪物般嫌弃她。

她急了,快步缠住一位衣装笔挺的男士。男人想要脱身,用力挡开,那时候,身后的人群不断推操,她就这样毫不知情地摔倒在地。

“砰”的一声,笨重的身躯倒下了。伴随着满天飞舞的传单。

人群哗然,有人大笑,有人绕道,自始至终,没有一个人愿意将她扶起。最后,她满脸通红,一边忍受疼痛,一边挣扎,在这喧嚣里慢慢撑起身来。捋捋凌乱的头发,拍下身上的灰尘,踉跄地弯腰捡起那些被肆意践踏的单子。

那一刻,我几乎想要拥上前去。朋友看出我的心思,一把拉住,神情淡漠:这种女人,年轻时一定不爱吃苦,如今才落到这般田地,不要帮了,事不关己。

我便退缩了。

走过去很远,回头,看到她右臂留着一道长长的伤疤。她继续游走,抱着那叠满是褶皱、脏乱的传单。

朋友在打闹,我却夹在嘈杂里没了心思,莫名失落,不再说话。

几日后,在回家路上,我再一次见到了她。心中是无法掩饰的惊讶,不觉张了张口。她朝我走来,左手搂着一个孩童,看上去非常孱弱,右手是病历本和一大叠厚厚单据,密密麻麻打满了字。

她依然在人群里,依然没有人理会。

那一刻,我忽然什么都懂了。

她就这样与我擦肩而过,我看着她移动的背影,忽上忽下的脚步,一股酸楚涌上心头。不知是马路刺眼,还是阳光炽烈,我竟感到心痛。

我为我曾经那般怀疑而羞愧,更为我拿不出勇气去相信而后悔。

人总以为眼睛所见一切即为真相。目见贫穷,就以为他年轻不发愤;看过不堪,就认定他曾放纵了自我。妄自揣度,并且深信。

那时候的我,心中如万马奔腾,不停回响:永远不要随意揣度别人的人生,永远不要。

看《活着》那组照片,除了震撼还是震撼。那些镜头之下,生活的真相让人痛心疾首,直面那些痛苦,心如刀割。

60岁,每天卸货300吨,每吨6毛,只为了活着。

而评论里,有人肆意说着:“300吨,6毛,一天180, 一个月30天,哇,高薪。”

“谁叫他们年轻时不好好读书,现在到老只能卖自己的苦力,活该!”

“干什么不好,非干这个,这是炒作吧?赚别人同情心!”

人言可畏,世事苍凉。

也许他年轻时根本无法去改变命运。有一种贫穷,是祖祖辈辈相传至今,改变起来,如要突破固化的藩篱。如果他竭尽全力才能到你看到的模样,努力到无能为力了才是勉强地活着,可他生而为人,努力地活着,至少没有放弃。你是否该对生命多一些敬畏,少一些无根无据的指摘?

众生皆苦。有的人对所有的一切都以个人的价值尺度为标准,以世俗的定义去评判,从来不会真诚地、发自内心地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,去听一听看一看当事人真实的想法。

可悲可叹,当我们对着看到的一切妄加揣测时,你是否又明白那些揣测根本毫无意义。

流言会把一个人压死吗?

会的。

人的一生怎样开始,无法被选择,但能选择如何结束。幸与不幸,永远不需要别人去评价。

不要轻易羡慕别人的生活,即使那个人看起来快乐富足。不要评价别人是否幸福,即使那个人看起来孤独无助。

古人说:凡人之举事,莫不先以其知,规虑揣度,而后敢以定谋。

便是如此,你不知道一个人的过去,就不要轻易评价。得出结论,有失公允。应不偏颇,亦不妄自菲薄。虽然这很难,但不是不可以做到。

所以,永远不要随意揣度别人的人生,永远不要。

愿你明白,世间所有一切来之不易,每一种生命都值得被尊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