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zn666010的博客

用眼睛发现美,用相机记录美,用心灵欣赏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谔谔与诺诺  

2017-02-06 11:30:41|  分类: 转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“谔谔”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解释为:形容直话直说。“诺诺”,则解释为:答应,顺从的样子。

“谔谔”与“诺诺”,是两种不同的行为表现,同时,也代表了两种不同性格,乃至不同品性的人。

“谔谔”者,多耿直、狷介之士。他们不人云亦云,不随声附和,不和光同尘;他们心存大局,明辨是非,不惧位高权重;敢于为正义,为百姓而奔走呐喊,乃至于杀身成仁。他们,常常是社会群体中的“少数者”,是生活中的“孤独者”。

孔子是主张“中庸”的。但孔子又说:“不得中庸而与之,必也狂捐者也,狂者进取,捐者有所不为。”狂妄的人,勇于进取;狷介的人,则能明辨是非,知道什么时候“当为”,什么时候“不当为”。对于“谔谔”者,孔子是肯定的。

古代的廷谏者,犯颜直谏者,乃至于“逆龙鳞”者,多为“谔谔”之人。因为“谔谔”,敢于说真话,说直话,所以就难免“逆势”,难免“犯众怒”,陷入“诺诺”者的包围之中。若无“明君”当政,就会应了孔子那句话:“小人成群,斯足忧矣”孔子“绵里藏针”,骂人,也骂得机巧。古语曰:“三人成众,三兽成群。”“小人成群”,孔子是把“小人”看作“兽”的,“小人”不是人。

“谔谔”者多忠言,但忠言逆耳。当“小人成群”的时候,“谬谬”者就难免不幸;要么停职罢官,要么身败名裂,要么家破人亡。但“谬谬”者不怕,他们心中无私,天地自宽;他们一心为公,公而忘私,很多时候,能凭一己之言,力挽狂澜。故而,垂青史者,多“谔谔”之人。

“诺诺”者,则与之相反。

“诺诺”者,一唱百诺,随声附和,唯命是从,一副奴才相。“诺诺”者的生存哲学是:明哲保身。

为了保全自己,就不惜牺牲正义,牺牲公理,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,甚至于牺牲国家民族利益。其行为,客观上,会助推社会邪恶,损坏社会的公平正义;会禁锢言论自由、文化自由,会为专制独裁酿造温良的土壤,培植腐败势力的根基。

“诺诺”者,安于一己,常常是社会中的“多数者”;在泥汤脏水中,他们也活得滋滋润润。苟且地活着,大多是指这样的人。

“诺诺”者,是“乡愿”。

因为四面讨好,八面玲珑;因为媚俗趋时,烂“忠厚”而无道德原则,故而,孔子说:“乡愿,德之贼也’川诺诺”者,是社会道德的戏害者,是社会公德的敌人。

自古,“诺诺”者,多为社会生活中的“得势者”,但却是青史中的“泯然者”,甚至于被“贬斥者”,遗臭万年者。

因此,早在《史记·商君列传》中,司马迁就曾言:“千人之诺诺,不如一士之谔谔。”

“谔谔”者,虽属“少数”,但却常常成为一个社会的“脊梁”,成为一个社会的擎天立柱。常常为“多数人”的社会提供正能量。

社会承平日久,“诺诺”者似乎就会越多;但我们却宁愿呼唤更多的“谬谬”者,让这个社会多一些警醒,多一些正能量。

一个健康发展的社会,是不能没有“谔谔”者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