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zn666010的博客

用眼睛发现美,用相机记录美,用心灵欣赏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苏童碎语  

2016-12-14 11:16:41|  分类: 转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口思想是人手里的一只气球,你把理性的逻辑论证诉诸文字塞入进去,使它膨胀,你抓着气球或者把它放在空中,别人看见了,看见的就是思想。但是有人喜欢去挑破气球,如果挑破了,气球爆炸了,思想便破碎。如果你拿不住气球,气球飞走了,思想也便消失了。

口所有的历史都可以到历史书本中去学习,个人在历史中常常是没有注解的,能够为自己作注解的常常是你本人,不管你是哪一个年代出生的人。历史总是能恰如其分地湮没个人的人生经历,当然包括你的出生年月。

口这种遗忘似乎符合现代城市人的普遍心态,没有多少人会去想念从前的老师同窗和旧友故交了,人们有意无意之间割断与过去的联系,致力于想象设计自己的未来。

口如今在一般社交场合你也能听到类似的声音:哦,原来我们是同乡呀!但这种声音的实质已经只是一种交谈,如此而已。通常那两个人对他们共同的故乡了无记忆,他们很多人从来没有去过那个故乡,故乡留给他们的印象只是一个地名几个汉字,如此而已。这一切都依赖于人们在新的时代新的生活中的心态而演变。你可以想象在一个现代化高科技社会中,城市人是多么自觉地淘汰着情感世界中多余的部分!

口黄昏时分,城市在夕阳的残照中显出一种温暖的橘色,城市很大,我很小,我站在楼顶上时觉得自己小得可怜,世上有好多对比让你鼻子发酸。

口言多必失,这是中国的古训,也是我童年经历留下的一个深刻印象。许多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小学生时,看见老师在操场上狠狠地踩一只皮球,因为心疼那只皮球,我像老妇人一样大叫起来,你是神经病啊,好好的皮球,为什么要把它踩瘪?我的那位老师勃然大怒,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往办公室领,边走边说,反了你了,你敢骂老师是神经病?在办公室里罚站的时候后悔不迭,但反悔已经没用了,我并不认为老师是神经病,但是那三个字已经像水一样泼出去了,它们已经无法收回,我只能暗暗发誓,以后就是有人把世界上所有的皮球殊瘪,我也不去管他了。

口不知怎么想起了一位伟大的法国人卢梭,想起那本著名的《忏悔录》。当年我深深地为这颗自我祖霉、自我鞭挞的灵魂所感动,有一天读到关于那本书的文字,竟然说卢梭在自传中描绘的卢梭并非真实的卢梭。我从此多长了心眼,自传作为一面镜子多半是长了绿锈的铜镜吧,我们必须学会从铜镜中触摸镜中人的形象。还是罗伯·格里那说得好:“我不是一个真实的人,我也不是一个虚构的人。”这也许正好泄露了自传的天机。

口我对这个世界人生的看法确实有一种循环论色彩,从远处看,世界一茬接一茬,生命一茬接一茬,死亡一茬接一茬,并没有多少新的东西立生。你要说 2o 世纪的世界与 15 世纪的世界,除了社会制度和社会结构之类的东西不同,其他没有什么变化,都是一个国家一群人在那里从事某种职业或事业谋生,在那里生老病死。

口障碍来自枯萎的心态。如果我的每个故事都不同以往,每句语言都异常新鲜,每种形式一俟成立又将其拆散,那么我的创作会多少富有活力,可惜的是这实在太不容易了。障碍是什么,是作家自己给自己套上的小鞋,穿着挤脚,扔了可惜,扔了要是找不到新鞋怎么办?这是一种普遍的忧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