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zn666010的博客

用眼睛发现美,用相机记录美,用心灵欣赏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脸 面  

2016-11-22 12:14:26|  分类: 转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2013 年冬天,我去眉县的乡村采访一个姓于的农民。这位年过六十的老农民给我讲述了他们一家以及他们村里的地主、富农家庭出身的人的遭遇后,沉默了,那张布满刀刻般皱纹的脸显得冷峻而沉重,随之,他叹息了一声:“唉!要脸的死了,我们这些不要脸的都活下来了。”

他的话一出口,我就觉得十分惊讶。我用十分钦佩的目光注视着这位老农民:钦佩他的清醒,钦佩他的自省,钦佩他敢于自我担当的勇气―――他把自己归人了“不要脸的”那一类人。他觉得,他为了活下去,为了有一口饭吃,把脸丢了,把脸抹下来,装进了衣服口袋。现在,进人了老境,回首往事,他有自责,有内疚,更有痛苦。脸是什么?脸就是自尊,就是尊严。在他看来,失去自尊和尊严的活着就是苟活,就是不要脸地活着,这样活着,是很羞耻的事情。

同行的眉县原政协主席卢文远说:“老于啊,你可不能这样想,照你说,我们这些人刀肠时候都应当自杀?”姓于的这位老农民不认识似的看了他一眼,那张黝黑的脸庞更阴郁了,双目更加冷峻,他沉思了一刻说:“卢主席,我给冯作家说,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,我们那时候为了活下去,什么不要脸的事都能做出来,人家唾在脸上,擦一把了事,脸皮变厚了。”他又把目光转向我:“当时,谁还觉得,那是不要脸?”他的这句话一针见血,沉重得掂不动。

我们这些不要脸的都活下来了。

我被老农民的这句话一直敲打着。回到省作协,我不由得扛起这句沉甸甸的话反思自己:在困难的日子里,当我像狗一样蜷缩在生产队长家院子里,向生产队长低三下四地借粮食吃的时候;当我饿得发昏,在山里把一个比我年龄还小的女人叫姨,向她讨要一口搅团吃的时候,我要脸吗?至关重要的是,我没有想到,我有脸,有一张人的脸。即使我想到有脸,又能怎么样?

为了填饱肚子,只能把脸抹下来。

许多年后,我读到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篇谈面包和精神的文章,他说,俄罗斯人民需要面包,更需要精神,仅仅有面包,没有精神是不行的;有了精神,面包才会有。大师话中的意思和老农民话中的意思有契合之点。

如今,在我们周围,许多人面包有了,他们还有精神吗?那些腐败分子们有了名誉、地位、权力,他们还有脸吗?为了一点虚名、为了一点权力、为了一点地位,他们不择手段,处心积虑,上蹿下跳,四处运作,他们以为得到了名誉、地位、权力、金钱、美色就给自己长了脸,其实,他们早没脸了,他们不知道字典中还有“无耻”两个字。他们做了那么多违背良心、对不起人民的丑恶的事情,依然大模大样地坐在主席台上。如果他们像眉县那个老农民一样,有一点儿自省,伸出手摸一摸,自己的脸在哪里,他们就会无地自容。不要说是坐在主席台上,就是走在大街上,也会觉得十分羞耻,没有自己容身的方寸之地。

当然,我们不能误解眉县那个老农民话中的意思―――为了脸面就自杀。不是那样的。这个老农民只是提醒我们,要珍惜自己的那张脸。如果脸比城墙还厚,面对各种诱惑,什么事都敢做,而且还装出一副尊贵的样子来,那就太不要脸,太没自尊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